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

本文作者:狐小仙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十集全部更新完,如果我們的思維還是停留在《致命女人》第一部基礎上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圖片

第一部主要內容是圍繞一座別墅里不同年代三個家庭里女性,如何完成自我建立到自我完善到自我獨立的基礎上,達到女性的自我肯定。而第二部反其道而違之,是另一種版本,闡述的是女性在自我完善的過程中,并非都走向陽光大道,有些卻走進了欲望的深淵。

不止如此,這部劇與執迷不悟的阿爾瑪一樣,一路黑化到底,將女性的虛榮與欲望無限放大,那么這部劇是惡意與諷刺,還是啟悟和提醒呢?

一、女人的戰爭

阿爾瑪是個普通家庭主婦,過著單一重復的日子。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成為園藝俱樂部的一員。即便只是想想,這個愿望也被鄰居約瑟夫太太嘲諷,做了二十年的鄰居從未給予她好臉色,不僅瞧不起她的外表,還瞧不起她養的花。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圖片

一次次,阿爾瑪形單影只的站在俱樂部窗外,看著一群高貴優雅、顧盼生姿的太太們地聚在一起談笑風生,她多想成為她們的一員,而現實中的她只能一臉落寞的停留在櫥窗外,一臉羨慕地看著她們。

倘若不是那次意外的發現,她也許永遠只能停留在櫥窗外。

那天,她無意中在閣樓上發現丈夫收集的一堆小牌子,每個牌子都是標簽著一個已經死去的人。原來,丈夫雖然是獸醫,可是他在給小動物安樂死時,也順便“安樂”了二十多個人。

災難性的發現讓她惶恐、憤怒的同時,也改變了對丈夫的態度,隨之,她從一個溫柔的小女人變成了指手畫腳的大女人,她不再對丈夫言聽計從,相反丈夫成了她的兵器,滿足她走向夢想的階梯。

適當的欲望與野心,有時候并不是壞事,而是激發自己前進的動力。可是一旦欲望與野心超過自己實際能力,連自己都無法駕馭時,災難也就接踵而至。

阿爾瑪為什么選擇“干掉”麗塔?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圖片

中國有句古話:冤有頭債有主。阿爾瑪從丈夫手里接到一筆錢時,激動極了,她想好好地打扮自己,去參加俱樂部應聘,成為她們中一份子。然而,麗塔不但處處為難她、鄙視她,還在眾人面前羞辱她。

如果說最初阿爾瑪對單一的家庭主婦生活感到枯燥,希望能夠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,那么麗塔的惡毒激發阿爾瑪奮起抵抗的決心。她不再甘心于融入到俱樂部,她要以牙還牙,并且當她們的領袖,成為眾人崇拜的對象。

麗塔坐在那兒,高高在上,自鳴得意地看著被自己戲弄的阿爾瑪,露出勝利的微笑。她因個人的私心,為毫無還手之力的阿爾瑪設置種種障礙,不僅讓阿爾瑪在眾人面前丟丑,還讓她的女兒小迪失去了工作,又電話威脅她:隨時可以讓她的獸醫丈夫身敗名裂。她肆無忌憚詆毀與藐視可憐的阿爾瑪時,眼里沒有一絲絲憐憫之心。

她忘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,她更忘了,自己也會像此刻阿爾瑪,如別人手中的一只螞蟻,輕輕一捏,便煙消云散。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圖片

再看阿爾瑪的丈夫伯特倫,雖然劇中一再暗示他是“善意”幫助“將死之人”,給予患絕癥的人減少痛苦,輔助他們安然離世。然而,真的如此嗎?就像神父說的:”你到底是為了幫助別人減少痛苦,還是為了減輕自己的痛苦?”

明明是殺人犯,卻反而同情他,甚至認為他也是受害者。

很明顯,劇情對男性給予的包容與理解,甚至讓人不自覺同情伯特倫,反而將怒火轉向黑化的阿爾瑪和惡毒的麗塔。

兩個女人的戰爭,從文化與審美的視角來看,更容易吸引女性關注。就像國內的宮廷劇,女人與女人之間的爭風吃醋,一度吸引一大波女性觀眾,但清醒之后,卻覺得導演著實猥瑣,歷史人物如此豐富,為什么將關注點落在思想闕如、生活單一的后宮之爭?

所以,退一步想,這部劇為什么選擇在美國五六十年代,那時候也是女性快速成長和自我完善的過程。

人性里同時藏著惡與善,選擇哪樣,就會成為哪樣的人。

阿爾瑪與麗塔的命運同出一轍,前者表面上看是尋找自我價值,后者是改變命運的不公,可是,她們并沒有走向正確的成功之路,相反一旦得勢,都變得脾氣乖張,固執已見,完全陷入了欲望與權力的陷阱里。

實際上,無論男女 ,一腳是膨脹,一腳就是深淵。

二、女人的友誼

馮小剛最近的新劇《北轍南轅》被很多人抨擊,其中抨擊最切中要害的大抵是對五個女人友誼的定位。劇中的幾個女人認識不過幾次(除了一對表姐妹之外),她們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成了無話不說的閨蜜,還發自肺腑為彼此的婚姻、戀愛操碎了心。

老實說,這確實不是大部分女人之間可能發生的友誼。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圖片

女人與女人相識相知不像男人與男人之間,在酒桌上推杯換盞之間就成了朋友,并且很可能成為生意的伙伴。大部分女人可不會如此性情,無論她們初次見面有多開心,交流有多投機,但要成為真正的朋友,一定需要時間的檢驗。直到確認對方可靠、可信,不會對自己造成危險,才可以成為內心認可的好朋友。

這是女人的優勢,卻也拘囿女人的交際面。伍爾夫說的“偉大的靈魂都是雌雄同體”。

所以,當人們對《北轍南轅》里女性友誼的抨擊,我卻希望這樣的友誼成為事實。

大部分女性細膩、精致、善良,但同時也缺少胸懷、欲望和野心。

雖然《致命女人2》是壞的例子,但阿爾瑪和麗塔一直渴望改變,她們不缺少努力與進取,缺少是底線、覺悟和自我判斷和反思的力量。走出家庭,并不代表放棄家庭,而是與現實社會建立更密切的聯系,更好幫助自己和家庭。就像伍爾芙說的:成為自己,不是要斬斷女性與社會的聯系,不是導致女性喪失與男性的關系,而是建立女性主體向社會、歷史、男性開放,緊緊與外界聯系在一起。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圖片

阿爾瑪和麗塔,一個有幸福的家庭,一個有花不完的財富,她們沒有珍惜已經擁有的東西,將目光投射到高不可企及的地方,最后將自己活活的玩死了。

尤其是阿爾瑪,到了最后還沒有覺醒,被抓到警察局時,面對圍觀的群眾,她把他們幻想成自己的粉絲,自己的擁護者,以及采訪她記者……

她的欲望蒙蔽了雙眼,蒙蔽了靈魂,被其左右,被其操縱。雖然這部劇對女性不友好,但我更相信這不僅僅是對女性的一種諷刺,而是提醒。

畢竟我們人類充滿欲望充滿自信充滿進取的力量,是正常的,也是可取的,可是一旦面對命運的多變,就會束手就擒。于是,需要不斷反思、走向自省。更重要的是,不管是男女,還是同性之間,都不是敵對,而是共進。

再退一步看,阿爾瑪身邊沒有一個真正的閨蜜。她的精神世界就像一個牢房,被桎梏,囹圄,囚禁。每天的生活就是煮飯、煮飯再煮飯,生活只能濃縮在面包與鍋盆之間定格。孤單、落寞的她,情緒堆積在一起,得不到宣泄,如果她身邊有幾個貼心而真誠的閨蜜,也許她走不到絕境。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圖片

人生并不是只有一條路是對的,但不該選擇脫離自己實際生活的那條捷徑。

一個樸素的普通家庭主婦渴望融入到上流社會的太太圈里,并被認可,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容易,人類的關系網交織著勢利和人情。說白了,如果你們沒有歲月積累的友誼墊底,至少你與她們等同價值的輸出。前段時間電視劇《三十而已》里,童謠飾演的女主既智慧又能干,為了老公的事業,兒子的教育,她千方百計地融入富太太團里,結果,她被她們戲弄,還差點讓自己的公司破產。

她無不悲愴地一聲長嘆:人心可惡。但是為什么偏偏是她?

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,要想融入一個新的圈子,都需要時間、機遇與成本,還需要把握一定的分寸感。如果想進一步成為的朋友,不僅需要精神上的契合,也要一定的胸懷與眼界,不攀比,不對照,不嫉妒,與之真誠相處,相互提點。只有如此,在遇到矛盾時,才會恰當而理智地化解,而不是由著自己的性子,忽而芳草萋萋,忽而晴川歷歷,甚至認為這是自己的性格使然。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圖片

一個成年人有責任完成自我教育和自我情緒的控制。

羅素說“幸福,必然是部分取決于環境,部分取決于自身。”亞里士多德說:“幸福屬于那些容易感到滿足的人。”可見,要想真正獲得幸福的生活,至少能夠適應環境,也需要不斷地自我完善和自我提醒。

如此,收獲的不僅僅是友誼,還有幸福的生活。

美劇《致命女人2》 故事簡介影評圖片

(圖片來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)

1/3    1 2 3